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聚赛龙“一步一赌局”:更令人惊讶的是 “发明大王”竟然是公司的营销总和会计大师

原标题:聚赛龙“一步一赌局”,更令人惊讶的是,“发明大王”竟然是公司的营销总和会计大师!

来源:IPO日报

提及发明,大家联想到最多的是科学家、技术人员,甚至是民间科学达人,然而有家公司,营销人员和会计人员却比核心技术人员还擅长发明。

5月14日,广州市聚赛龙工程塑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聚赛龙”)将创业板IPO上会。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专利检索及分析系统查询聚赛龙的发明情况,会发现聚赛龙拥有的“发明大王”是一个负责公司营销7年以上,且为工商管理专业的“85后”,而这位“发明大王”也不在5位核心技术人员之列。如果输入聚赛龙股改前的名字,聚赛龙的“发明大王”也不是5位核心技术人员,而是一位从事财务工作超20年的中级会计师。

这是怎么回事?

01

“发明大王”花落谁家?

据了解,成立于1998年、曾登陆新三板的聚赛龙主要从事改性塑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改性通用塑料、改性工程塑料、改性特种工程塑料及其他高分子材料等产品,并应用于家用电器、汽车工业、电子通信、医护用品等领域。

从股权结构来看,聚赛龙的实控人为郝源增、任萍、郝建鑫、吴若思,其中郝源增和任萍为夫妻,郝建鑫与吴若思则为两人的儿子和儿媳。四人合计控制聚赛龙68.96%的股权。

其中1958年出生的郝源增毕业于北京石油化工学院化学工程专业,且为高级工程师(教授级),同时也是聚赛龙的5位核心技术人员之一。另外,郝源增在就职于聚赛龙前,还在中石化北京燕化研究所任研究部副部长。

但IPO日报发现,聚赛龙的“发明大王”既不是郝源增,也不是公司的另外4位核心技术人员

记者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专利检索及分析系统输入聚赛龙的全称后,专利申请人包含聚赛龙的数据共有100条。这100条中,发明人包含郝建鑫的共有96条,比第二名的郝源增还多7条

检索摘要,数据来源:国家知识产权局

据了解,郝建鑫在1985年11月出生,毕业于加拿大温莎大学工商管理专业,本科学历。聚赛龙在上会稿中仅披露,郝建鑫2008年11月至今就职于公司,现任公司董事、总经理,并没有更详细的介绍。

但在2016年年报中,聚赛龙披露,郝建鑫在2008年11月至2016年2月为聚赛龙营销部负责人,2016年2月至2016年10月为聚赛龙董事、副总经理、营销总经理。

可以看出,这位工商管理专业毕业的“85后”至少从事营销工作7年,工作和专业较为对口。

郝建鑫简历摘要,数据来源:上会稿

另外,记者输入聚赛龙股改前的名称“广州市聚赛龙工程塑料有限公司”后,专利申请人包含聚赛龙的数据共有53条。这53条中,发明人包含任萍的共有48条,比第二名的郝源增还多1条

检索摘要,数据来源:国家知识产权局

聚赛龙2016年的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经济管理专业毕业的任萍为中级会计师,其在进入公司前曾有20年以上的财务工作经历。另外,任萍进入聚赛龙后历任办公室主任、财务负责人、副总经理、总经办主任。

任萍简历摘要,数据来源:聚赛龙2016年的公开转让说明书

需要指出的是,国家知识产权局显示,我国《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十三条规定:“专利法所称发明人或设计人,是指对发明创造的实质性特点做出创造性贡献的人”。且在完成发明创造的过程中,只负责组织工作的人、为物质技术条件的利用提供方便的人或者从事其他辅助工作的人,不应当被认为是发明人或者设计人。 

也就是说,根据规定,负责组织工作、从事辅助工作的人,不被认为是发明人或者设计人。那么,任萍和郝建鑫如何超过5位核心技术人员,成为公司的“发明大王”?又为何未被认定为核心技术人员?

发明人要求摘要,数据来源:国家知识产权局

对此,IPO日报向聚赛龙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02

一步一赌局

从业绩来看,聚赛龙2018年至2020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68亿元、9.99亿元、11.0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784.15万元、4752.61万元、7697.58万元。

其中,聚赛龙2020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0.92%,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61.97%。主要原因是,聚赛龙在2020年年初针对医用口罩、防护服等防疫物资紧缺的情况,迅速开发了口罩用低气味高熔指PP(俗称“熔喷料”),并于2020年一季度开始投产和批量供货。

不过,上会稿显示,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控制,熔喷料市场需求减少,公司2020年三季度开始熔喷料相关产品收入和毛利率逐渐出现下滑。

若剔除这一偶发因素,聚赛龙2020年营业收入将降至10.21亿元,净利润将降至5206.34万元,净利润增长率亦由61.97%下降至9.55%。

除了偶然因素外,聚赛龙似乎也有一些“必然”的要求。

比如,聚赛龙于2016年申请新三板挂牌的背后就有一份对赌协议。

2016年4月,赛富合银签订增资协议时,便与聚赛龙、郝源增及任萍签署了补充协议。该协议约定,若聚赛龙在2016年12月31日之前未能在新三板挂牌,且2016年净利润低于2645万元或2017年净利润低于3042万元,则赛富合银有权要求回购。

签完该协议后,聚赛龙火速于2016年5月公布公开转让书,并于2016年10月登陆新三板。

公告摘要,数据来源:东方财富

不过,聚赛龙似乎只是为了完成“任务”,其在2017年7月便终止挂牌,历时仅10个月不到

另外,终止挂牌的当月(7月)至9月,聚赛龙签署了众多对赌协议,对赌方包括舟山向日葵、陈文胜、景琰琰、人才基金、罗伙明、横琴恒裕、粤科泓润、粤科新鹤。

除罗伙明要求聚赛龙在2019年12月31日前提交A股IPO申请并获受理外,其余对赌方的时限要求均为2020年12月31日。

从结果来看,罗伙明的相关对赌条件已触发,聚赛龙实控人之一的任萍在2019年12月以395万元的价格收购罗伙明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相较其成本价350万元增加了45万元。

其余对赌方则选择在2020年7月终止对赌协议,之后聚赛龙于2020年8月完成上市辅导,并于2020年9月获创业板IPO受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K8体育_K8体育app_K8体育平台 » 聚赛龙“一步一赌局”:更令人惊讶的是 “发明大王”竟然是公司的营销总和会计大师